胜博发娱乐 > 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 > 第1836章 娇宠文中做反派33

胜博发下载

作者:蓝桥玉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刀碎星河位面复制大师黑化娇妻在线等白袍总管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把空间门上交给国家后游戏世界旅行者末世荒岛求生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power-1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谋逆是大罪,凤仪郡主将反叛的火苗,扼死在摇篮中,当属头功一件。

    谁也不想跟妄图谋反的罪臣扯上关系,原本有意替武英侯求情的人,也放弃了这个容易引火烧身的念头。

    朝堂上,陛下钦封凤仪郡主为吏部侍郎。

    吏部侍郎品级不大,但在朝堂上引起的轰动,比封凤仪郡主为钦差大臣还要深远。

    钦差大臣是奉皇命巡视地方,吏部侍郎则是名正言顺的朝廷命官,凤仪郡主开创了女子做朝官的先例。

    此外,凤仪郡主还在金銮殿上提出,要脱离谢氏家族随母姓。

    究竟是随母姓还是随皇姓,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总而言之,从今天起,再无人敢小觑凤仪郡主,储君候选人也正式多了一位。

    “荒唐!陛下年老昏聩,为何其他大臣不出言阻止?!”

    宣王世子怒不可遏,紧绷着脸,牙关咬的死紧。

    七杀楼的人太没用了,他出了那么多钱,对方竟然连个小小郡主都弄不死,还让她回到了京城中。

    “世子,听说凤仪郡主恢复了皇姓,她已经将野心完全彰显出来了。”

    范嫣然慌乱中又有几分嫉妒,在她看来谢氏如何尊贵,凤仪郡主却轻巧的放弃了。

    失去了谢姓,她直接拥有了皇姓,这样荒唐的要求,陛下为何会应下。

    “呵,本世子低估这个女人了。嫣然,周昭华想当皇帝,她当初是故意对我表示出爱慕之意,只为了麻痹本世子。”

    一想到这个可能,周雍承就满腹郁气,想将凤仪郡主碎尸万段。

    “世子,凤仪郡主以女子之身争夺储君之位,注定要面临无数阻碍。你不要乱了阵脚,小心应付便是。”

    与周雍承相比,范嫣然更痛恨凤仪郡主身居高位,站在她无法企及的地方。

    回京三日后,京城下起了大雪。雪花纷纷扬扬遮天蔽日,仿佛要遮盖一切。

    武王世子身体有恙,告病没有上朝。

    舒安歌与他关系不错,下朝之后上门拜访。

    她如今是京城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去哪里都会掀起一阵风波,故而特地轻车简行。

    武王世子府邸离郡主府不远,舒安歌披着鹤氅戴着火红兜帽,在仆人的迎接下进了府中。

    周雍齐病的不轻,躺在床榻上,圆润的脸颊消瘦了许多,人也没什么精神。

    “这么大的雪,昭华怎么来了,快搬把椅子过来。”

    自打凤仪郡主改姓周后,周雍齐也品出了几分味道。

    这个张杨明艳的郡主妹妹,心中对皇位怕是有些想法。

    周雍齐没觉得凤仪郡主有这样的想法是大逆不道,只要她能心系黎民百姓,为苍生谋福,大夏出了千古女帝又何尝不是美谈。

    “乘马车过来的,你怎么突然病了,受了凉气?”

    舒安歌也不避嫌,坐在床帏外,细致的打量着周雍齐的气色。

    他面色衰败,眉骨微凸,整个人好似被抽去了精气神一样。

    “兴许是前些日子夜里吹了风,恰好赶上大雪。”

    周雍齐只觉得身上虚浮无力,连笑都勉强。

    “大夫怎么说?”

    还没回京城时,舒安歌就听说肃王世子摔断了腿。

    她当时还在想,这究竟是意外还是宣王世子的算计。

    没想到,紧接着武王世子也出了问题,要说是巧合,她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请御医看过了,说是伤寒,但喝了几天药也不见好。”

    武王世子周雍齐面上露出苦笑,他虽看着文弱些,但身子骨还算康健,只是不能干重活而已。

    如今缠绵病榻,他隐隐竟有大限将至的错觉。

    又逢大雪,天地银装素裹分外萧条,周雍齐更觉胸闷气短。

    舒安歌细细打量了周雍齐一眼,接着又扫视房间内的布置,目光落在了挂在帷帐帘钩上的淡绿色香囊上。

    “这是什么?”

    她伸手取下香囊,凑在鼻前嗅了嗅。

    周雍齐面皮微微泛红,正要说话,忽而咳嗽了一声,侍女立刻递上手帕。

    他就着手帕咳了好一会儿,唇移开后,发现手帕染上点点红梅似的血迹。

    青年咳血,不是好征兆,周雍齐摇摇头,眉眼黯淡了几分:“朋友送的香囊,有凝神效用。”

    “呵。”

    舒安歌冷笑一声,将香囊捏紧,接着抽开绳结,从里面取出一小撮香料。

    “雍齐兄长,这香囊是谁送给你的?里面放的香料有问题。”

    周雍齐神情愕然,呆呆的望着舒安歌,仿佛没听懂她话中意思。

    “香料有问题,会有什么问题?”

    “香囊中放的东西,长期贴身佩戴,不仅会让人没精神,时间久了还会令人中毒。”

    周雍齐一直觉得自己病的蹊跷,被舒安歌指出他这是中毒后,心头涌起无限凉意。

    “你说,我这是中毒了?”

    “除了香囊外,你还收到了那位朋友送的什么礼物?”

    舒安歌没问周雍齐的朋友是谁,宣王世子有心算计他,总能找到疏漏之处加以利用。

    周雍齐微垂眼眸,沉默片刻后,命人打开箱笼,拿出一些折扇、手帕、荷包等物件儿。

    “都在这里了。”

    也许是心中起了怀疑,周雍齐这才发现,她送他的东西,几乎都带着一样的香气。

    舒安歌拿起画着山水的折扇,仔细闻了闻:“这些东西,都用有毒的香料中熏染过。”

    “可是……她用的也是同样的香料。昭华,会不会是她也被人利用了。”

    “这是慢性毒药,需要佩戴数月才能起作用,间隔使用对身体并无影响。而且,这香料来自西域,中原鲜少见到,御医很难判别出中毒症状。”

    周雍齐终于死心,闭上眼睛惨然一笑。

    他眼前浮现出那个笑容恬静,白衣飘飘,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

    下雨天,她马车坏在路上,娇羞向他求助。

    去寺院祈福时,她虔诚的为家人祈祷,回眸时无意中与他四目相对。

    他以为自己遇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佳人,没想到……

    “我还能活多久?”

    周雍齐心冷如灰,只觉愧对远在家乡的爹娘。

    “这毒虽古怪,却非无药可治。兄长年轻力壮,只要停止接触这些香料,再用辅以汤药针石便可痊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我在杀戮中诞生见习死神系统诸天降临大逃杀神秘之树全球神武时代反派都是我马甲星际之另类米虫上位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