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博发娱乐 > 特战之王 > 第八十章:裂痕

胜博发下载

作者:小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乡村客栈似锦极品全能学生超级捡漏王重生七零有宝妻七零甜妻撩夫记重生之少将仙妻异能小神农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power-1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王圣霄的记忆中,王天纵似乎永远都在看海。

    整个北海行省就是漂浮在海中的两座岛屿。

    因此北海行省的海格外磅礴壮阔。

    王天纵经常独自一人站在枭雄台上望着沧海。

    古老的石台,汹涌的海,沉默的人。

    一个沉默如山,顶天立地,将大海与北海王氏的历史和荣耀融合在一起的男人。

    在王圣霄心中,这就是父亲最具体生动的形象。

    枭雄台空旷而古老,潮声起伏之间,传到这里异常清晰。

    从华亭回到北海行省的王圣霄登上枭雄台,看着王天纵的背影。

    王天纵的背影并不出众。

    枭雄台也不出众。

    但在平淡普通之中,似乎就连辽阔的大海都变得平淡无奇。

    在这片空旷而又古老的空间里,天下无敌的剑意,权倾朝野的权势,盖世无双的枭雄,倾国倾城的美人,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会变得平淡普通。

    北海王氏数百年的风流与荣耀皆聚集于此。

    这里太过沉重,所以显得格外肃穆。

    王圣霄每次来到这里,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种叫责任的力量。

    这种力量让他恐惧又让他疯狂。

    只有站在这里,他才能真切感受到北海王氏的未来在自己身上的重量,那种重量压制着他的灵魂,让他一刻都不敢停歇,让他拼了命的想要达到自己的最强状态。

    因为他很清楚,在这里看海的父亲终将变得苍老,最终死去,而自己亦会取代他的位置,看着父亲看了一辈子的海,承担着他现在承担着的责任。

    传承,责任,寄托...

    在荣誉和历史的冲刷下,一切都清晰的近乎赤裸。

    王圣霄深呼吸一口,走到王天纵身边,轻声道:“爸。”

    王天纵点了点头,平静问道:“刚到?”

    “刚到。”

    王圣霄点了点头。

    “华亭如何?”

    王天纵看了儿子一眼。

    这个问题很深。

    但作为北海王氏未来的族长,王圣霄注定不能是只懂武道的武痴。

    所以他认真的想了想,缓缓道:“还算稳定。岳叔叔,刘叔叔足够稳定大局,二叔从中协调,我们这几年在华亭的发展是不错的。幽州会议虽然带来了一些影响,但影响不大。”

    二叔是王逍遥。

    岳叔叔则是如今的华亭市长岳醇光。

    刘叔叔是主管江南道的南方情报巨头刘双华。

    这三人如今在华亭,就是北海王氏稳定华亭力量的基石,有他们在,哪怕北海王氏在幽州会议中损失再多,华亭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王圣霄的眼神有些疑惑。

    他不相信父亲会不知道这些。

    那他问这个的意思又是什么?

    想到最近在华亭某些顶级小圈子里的传言,王圣霄眼神一凝。

    王天纵似乎知道王圣霄在想什么,他点了点头道:“醇光要动一动了。”

    “黑龙行省?”

    “对,去龙江。”

    王天纵说道。

    龙江与黑龙是一个地方上的两种叫法,龙江行省是黑龙行省的新名称,在如今的中州地图上,只有老地图才会标注黑龙行省,新地图上已经改成了龙江行省。

    李氏在江浙东山再起的时候,一直在东北占据着极大话语权的叹息城也给出了足够的筹码。

    辽东归昆仑城。

    龙江行省的主导权则在北海王氏手里。

    北海王氏自然需要一个忠心且能力出众的人物去主持龙江行省的大局。

    岳醇光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他的资历足够,最发达的直辖市市长调任,如果是总督的话,甚至连平调都算不上,所以岳醇光肯定会更进一步成为龙江行省的一把手,级别虽然不变,但地位却已然不同。

    只不过王圣霄却有些迟疑。

    他犹豫了下,缓缓道:“岳叔叔本人怕是不想动。”

    东南集团对于丢了华亭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这些年来从来都没放弃过争夺华亭的主导权,尤其是近几年,北海王氏跟昆仑城建立了合作关系,刘双华的江南道强势进入华亭,市长岳醇光根基稳固之后,东南集团的残余势力也开始渐渐活跃起来。

    三年的时间,华亭内部极为热闹,眼下重新拿回华亭还不现实,但只要在等两三年,好好运作一下的话,岳醇光代替华亭如今的一把手钟有为进入决策局的希望并不小。

    这个时候让他离开华亭,难免会让他心里有想法。

    “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王天纵面无表情的开口道,看上去决心已定:“而且现在离开华亭,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他留在华亭,没什么希望的。”

    王圣霄脸色一变,若有所思道:“吴越?”

    王天纵点了点头。

    北海王氏虽是东南集团的领袖,但东南集团某种程度上也在牵扯着北海王氏。

    最起码在北海王氏自己内部出现问题的时候,东南集团的一些大佬都不好表态,更不好随意的改变计划。

    王青雷在两年前正式进入决策局,三年之后的换届,无论北海王氏内部出现什么问题,东南集团都势必要将王青雷推上去的,这关乎整个集团生存的根本,整个集团都必须要保证换届之后集团的话语权,推王青雷,最有把握,其他人的资历也差了些。

    如果现在放弃王青雷的话,时间太过紧张,即便强如东南集团,也很难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重新培养出一位巨头候选人出来,这是很多年前就定好的事情,现在根本不好改。

    东南集团推王青雷,就很难去兼顾岳醇光的上位,王青雷自己也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所以岳醇光谋求的华亭一把手注定会落空,即便是下一届,东南集团仍旧没有彻底夺回华亭的计划。

    而且想进入决策局也并非华亭这一条路。

    龙江行省同样是不错的选择。

    龙江紧邻北海行省,地域辽阔,如果岳醇光将这里经营成东南集团新的后花园的话,论功行赏,三年后他未必就没有机会。

    “抽时间,我会和他谈这个问题。”

    王天纵说道。

    龙江行省在他内心的地位同样重要,这个距离北海行省最近的省份,如果经营好了,完全可以当成是北海行省的外围。

    而且龙江还紧邻关东。

    岳醇光过来,如果可以找机会制衡豪门集团的白清浅的话,三年之后的大换届,东南集团手里就等于是又有了一个筹码。

    从这一点来看,弃了江浙得到龙江,北海王氏并不亏,甚至江浙也不是完全弃了。

    邹远山进江浙担任总督。

    一把手却是江南行省的原总督苏星河。

    江南一直都是东南集团的传统底盘, 苏星河的立场不必怀疑,江浙到底归谁,还尚未可知。

    “您自己跟他谈?”

    王圣霄愣了一点。

    王天纵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王圣霄沉默下来,良久,他才迟疑着问道:“爸,您和二叔...”

    他的话没有说完。

    这几年他很少在北海王氏。

    可他却隐约间察觉到了自己的父亲和二叔之间有些不对劲。

    尤其是在王青雷进入决策局之后。

    现如今中洲几乎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北海王氏内部已经出现了问题,虽然暂时还没有彻底失控,但这却已经不是单靠着王天纵可以压下去的事情。

    北海王氏的嫡系和各大分支之间的气氛愈发微妙 ,甚至王逍遥和王天纵这对亲兄弟间的关系也变得有些古怪,比如这次关于岳醇光的事情,如果是之前,王天纵肯定不会亲自找他谈,王逍遥足矣。

    王圣霄甚至已经可以看到父亲和二叔之间的裂痕。

    对北海王氏而言,这甚至是足以致命的裂痕。

    王天纵扯了扯嘴角,看了儿子一眼,淡然道:“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不用多想。”

    王圣霄欲言又止,最终沉默。

    “回来有事?”

    王天纵问道。

    “我打算在枭雄台冥想几日,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去应付两院的最终演习。”

    王圣霄深呼吸一口,神色平静道。

    如今已经是接近七月下旬。

    距离最终演习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

    王圣霄很希望在枭雄台利用巨大的心理压力让自己变得更强一些。

    王天纵点了点头,突然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要输了,会如何?”

    王圣霄猛然转头看着父亲,认真道:“您认为我会输?”

    “你要是有必胜的把握,这时候也不会回来了。”

    王天纵淡然道。

    王圣霄默然不语。

    “输并不可怕。”

    王天纵说道:“我当年也输过。李氏的绝学在无敌境之下,确实会比我们灵活一些。但只要没死,任何失败,都有翻盘的机会。”

    王圣霄深深的看了父亲一眼,问道:“李天澜现在究竟有多强?”

    “不好说。”

    王天纵摇摇头:“但如果你输给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过几日可能会离开一趟,应该能够赶得上两院的最终演习,如果赶不上的话...你要小心李天澜,他现在很可能...”

    王天纵的话没说完,一阵电话铃声就突然响起。

    浪潮声中,手机的铃声很微弱,但却也很清晰。

    王天纵平静的掏出手机接通,喂了一声。

    电话中,掌控中洲南方最大民间情报组织江南道的刘双华的声音响起。

    “陛下,我的人确定了月瞳的位置。”

    刘双华苦笑着,语气有些艰难道:“她来华亭后,一直到李天澜去临安之前,一直都跟他住在一起,嗯...这...”

    他的话很含糊。

    但王天纵一瞬间却明白了他想说什么。

    他眼角的肌肉跳动了下,眼神中瞬间闪过了一道凌厉至极的寒光。

    刘双华没有说下去。

    王天纵也沉默着,最终挂断了电话。

    “爸。”

    王圣霄看着王天纵。

    “没事了。”

    王天纵没有将没说完的话说完,他只是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平淡道:“记住,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其他的,不要多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九零军婚有点甜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不负荣光,不负你军少的神医辣妻替嫁娇妻:少帅,请疼惜!大唐不良人文娱不朽老公,偏执宠